王海運
  上合組織杜尚別峰會召開在即,在國際輿論關註的問題中,擴員問題首當其衝。對於擴員,上合組織已經醞釀多年。前不久上合組織外長會議原則上通過了有關組織擴員的程序及申請國的義務兩個文件,此次峰會批准這兩個文件應當不存懸念。但正式啟動吸收新成員的進程,恐怕還需一定時間。
  至於哪些國家可能被首批吸收,輿論有各種猜測。筆者認為,最有可能首批被吸收的國家是印度和巴基斯坦。印巴對正式加入上合組織都有很高熱情,而且巴基斯坦早已提交書面申請。之所以遲遲未能啟動吸收兩國的進程,主要是因為上合組織關於吸收新成員國的文件尚未出台。
  另外,中國上合組織研究界對於吸收印度加入也存在不同聲音。反對者主要擔心:印巴衝突尚未真正解決,國際組織通常都迴避吸收存在軍事衝突危險的國家加入;印度與美國走得太近,貿然吸收印度可能會影響上合組織的團結,存在把上合組織變成“清談俱樂部”的危險;印度與中國存在不少分歧,吸收印度加入可能會削弱中國在上合組織的影響力。
  支持者則認為,上述議論基本都屬技術層面、操作層面問題,而從戰略層面考察,吸收印巴同時加入上合組織可收穫多重戰略利益:第一,有利於強化印度的新興大國意識及中俄印、金磚國家合作機制,以上合組織為依托打造新興國家集合體、深化新興大國戰略協作,聯手改變嚴重失衡的國際戰略格局,推動新型國際秩序構建。
  第二,有利於拉開印度與美國的距離,防範美國拉印度構築南部對華圍堵帶,從地緣戰略佈局上破解美國的戰略圍堵。
  第三,有利於上合組織突破前蘇聯中亞地區的區域局限,改變上合組織成員國“中國+前蘇聯國家”的構成,從根本上化解上合組織建設與歐亞聯盟計劃間可能發生的競爭,深化中俄在上合組織發展上的戰略協作。
  第四,有利於減少印度對中國的戰略疑慮,促進中印關係改善,上合組織章程和條約有關條款對印度在邊界爭端和達賴問題上的行為亦可構成一定約束。
  第五,有利於印巴關係的改善及印巴與上合組織其他成員國共同應對北約聯軍撤離後阿富汗可能出現的變局。
  第六,有利於“絲綢之路經濟帶”特別是西南方向能源大通道的建設。
  而且組織章程規定,上合組織是開放性組織,不能遲遲不吸收新成員;杜尚別峰會即將批准擴員文件,啟動擴員進程勢在必行;絕大多數成員國已在多種場合表示支持印巴首批同時加入上合組織。
  因此,中國輿論界在擴員問題上應當更多地關註如何使擴員進程做到積極穩妥,如何使擴員進程成為上合組織發展的新動力,如何更好地維護中國及其他成員國的利益,而不應是是否吸收印度與巴基斯坦的問題。
  至於吸收伊朗加入上合組織問題,一段時間內恐難提上日程,儘管伊朗最早提出正式加入的申請。這主要是因為,伊朗尚處在聯合國的製裁中,上合組織章程明確排除了接收被製裁國加入的可能。伊朗應儘快在棄核問題上做出令國際社會信服的承諾,上合組織特別是中國和俄羅斯應幫助伊朗儘快擺脫“核糾纏”。一個擺脫了“核糾纏”的地區大國加入上合組織,對於上合組織的發展可望產生非常積極的作用。▲(作者是上合組織國家研究中心高級顧問)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hannah

nk53nkpjz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